茄子app无限播放

为了看到自己的不足,和知道自己到底进步地怎样,这场比试里,我不会依赖我的神器们的!

玄月愤怒地瞪着我,忽然,她神力炸开,瞬间我脚下的神力炸成了碎片,每一片如同刀片一样朝我而来,我双手挥起,指尖神力流转,立时带起了身周的气流,气流中又夹杂着神力,将那些朝我而来的碎片卷入气流之中,它们开始绕着我飞旋,宛如形成了一只单卵,将我包裹在其中。

神力开始加强,它们在神力的旋转中被磨碎,魔力开始加入,瞬间加强了身周的力量,挥手之时,所有碎片碎成星光,我如破茧而出的飞蛾,身后是神力的光翅闪耀,我在点点星光中直飞玄月,她立刻扬手神力化作护盾,我一掌推了下去,神力化作巨掌直接打在了她的护壁上,护壁立时炸碎,她被我的力量直接压入地面!

地面现出凹坑,她单膝跪落地面,跪碎了一片黑土,我落在她的面前,看到了被我神力震碎的衣服,里面是我眼熟的,封印神力的神纹。

“咳。”玄月咳嗽一声,从碎裂的地面上缓缓站起,嘴角溢出了一丝血,我收起神魔之力,将魔力再次压入内丹:“你神力被封印了。”

玄月的力量没有完全被释放。

玄月抬脸看我,秀目半眯:“你吃了什么仙丹,进步会那么快!你不怕走火入魔吗!”

我手中神力再次闪现:“我是吃了『药』,就是你们神族对人类的鄙视和羞辱!”我瞬间到她的面前,带有神力的掌直接劈向了她。

她却并没闪避,而是用她神族的傲气傲然站在我的面前,我一掌劈落,神力打散了她挽起的长发,黑『色』的长发飞扬起来,白『色』褴褛的衣领上是从她嘴角滑落的血丝。

神族傲视凡人,可恶吗?可恶!让人真心的气愤!

但是,玄月此刻的傲,却又让人敬佩。

我对玄月忽然有种类似又爱又恨的感觉。

清纯少女梳辫子手拿四叶草清新美图

“拍死她呀!”

“把她的脑浆拍出来!”

“抽她的筋!”

“抓她的『奶』!”

我收回手,转身看黑山老大:“老大,她神力被封印了,我要求解开她的封印,不然赢地不光彩。”

黑山大人淡定地磕着瓜子,心情明显大大地好,因为他的脸都有转白的迹象,还有那地主婆的坐法,还一边磕着他那巨大的瓜子一边笑眯眯地看我:“丫头,解开封印可以~~~”

玄月一惊,冷冷看向黑山老大。

“但如果她把你给打死了,我概不负责~~”黑山老大连说话的语气和声音都变了,黑山老大感觉怎么有向女人变的趋势……

“不怕!”我毫不犹豫地说,直接把乾坤包都甩了,再一把甩掉了外衣,连玫瑰战甲和灭魂我也脱了扔飞,立时,灭魂和裂云悬立在了空中,宛如两个站立的人,我惊然发现,灭魂的神魂出现了!

一张青年的脸蛋带着一丝初次见人的窘迫神情,微微贴近裂云,宛如小鲜肉对老大姐的依赖。

裂云的脸一红,“怦”一声,神魂消失在玫瑰战甲内,整件战甲像人一样站在空气里,凹凸有致,如同一个娉婷玉立的美人。

灭魂见状,也尴尬地眨眨眼,低下脸慢慢消失。

“那是什么?我没看错吧!难道是神器的器魂?!”

“居然是器魂!”

“丫头你居然能唤出器魂!”

“这绝不是凡人!”

“也有你们神族认错的人?你们神族眼里只有你们神族!”

一声声惊呼从四处而来,我甩甩手,左手的手腕伤口已经愈合,上面只剩下点点血渍,在仙域成长起来的,这点血算什么?!

“好!本王就喜欢你这种不怕死的!”黑山老大一拍桌子,“本王之前也小看了你,小丫头居然能唤醒神魂,本王对这次决斗更加期待了。有人认出丫头身上的神器吗?本王赏瓜子吃。”

我去!黑山老大绝对是嗑瓜子群众的代言人,独嗑瓜子不如众嗑瓜子。

“小姑娘人不怎么漂亮,那神器娘们倒挺漂亮!”

立时,灭魂一下子消失在了我身边,下一刻,就听见一身惨叫:“啊————”

我抽了抽眉脚:“灭魂!回来!”

在我厉喝之后,灭魂滚回来了,绕着裂云飞了一圈,继续老老实实停在裂云身边。

“……”我忽然变得好尴尬……我的两件衣服……这是有事儿啊!!!!

神器,and神器……

还一直穿在我身上……

一雌……

一雄……

雄的在雌的身上……

我tm是不是污过头了!

但是,你们两个是不是要跟我好好谈谈你们两个人,呃不是,两个器之间算什么事啊!

擦,没想到我出不去,神器倒是可以出结界,也有可能是没穿在我身上,如果穿上估计也出不去了。

“灭魂是什么?”

“像你这种年纪轻轻的妖怎么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原来你们都不知道。”

“灭魂是冥域的战甲,所以也叫灭魂战甲。”忽然间,神族这边有人淡淡解释。

“哦~~~受教了,还是你们神族知道地多。”

“呵,还说什么神族,现在不是和你们一样,也不过是个阶下囚。”

忽然间,神族和妖魔鬼怪之间的气氛,和谐了。

“诶,那神族大人,另一件是什么?”

“那孩子身上另一件,是裂云,在我被囚入之前,叫做玫瑰战甲,这孩子有了这两件衣服,鬼神不能近!”

“我娘的!这么厉害!”

“诶!狗熊,刚才你就是被这丫头身上的衣服伤的吧。”

“要你们管————”

玄月在大家的议论中看看我,再看看我身边脱掉的战甲:“你没了战甲的保护,还要解开我的封印,你这是在找死!”

我身上的校服慢慢收紧,如同战甲:“如果不和你真打,那还跟你打个屁!作秀啊!”

“好!说得好!小岚妹子你太厉害了!”

“小岚妹子加油!”

“啐!”玄月吐掉了嘴里的血,再次挽起自己的长发:“好!你别后悔!我可还是不会留情!”

没错!这正是我夏小岚想要的!解开封印再来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