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丝瓜app色版

  云朝生怕去与云川说话,再被燕展昭拎进来训话,干脆溜去了玉林的院里。

   燕展昭看她小兔子一样飞快的窜了,不由失笑,让人去叫了云川过来。

   云川进屋,见云朝竟不在,不由奇道:“朝儿呢?”

   自家妹妹平时有多爱粘着自己他是知道。

   燕展昭好笑道:“怕考较她功课,大概是跑去找玉林玩了。我且问你,那图纸的事,朝儿是怎么与你说的?”

   云川便把兄妹两商议的结果,与燕展昭说了。

   燕展昭沉吟了一下,方沉声道:“这件事,须得把朝儿摘出去,若你不能保证,趁早把那图纸给我毁了。朝儿弄出这东西来,全是因为你。你是男儿,是她长兄,有保护她的责任,若不能做到保护她,无论多大的功劳,我也不许你去沾。我的话,你可记下了?”

   云川道:“是,云川记下了。十叔放心,若不能保证朝儿的安全,别说一份图纸,便是天大的功劳,侄儿也绝不会冒这样的风险。功劳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争,妹妹却只这一个。诚如十叔所言,我是男儿,又是兄长,建功自可凭我自己的本事,然若因自己的功业,而置弟弟妹妹于不利,这样的功业,不要也罢。我若因为自己的贪心,便让朝儿身陷危境,又如何对得起爷爷和父母还有……朝儿在天之灵。她是老天赐给我们家的……侄儿又没糊涂了!”

   燕展昭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 这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侄儿,燕展昭还是很看重的。

   都说阿洛才是他们这一辈子最优秀的小郎君,其文章锦秀,不下于他,可燕展昭却觉得,子侄辈中将来必是云川才是担得起家族大任的那一个。

   看着眼前英姿伟岸的侄子,燕展昭亦骄傲的很。脸色也缓和下来,笑道:“你难得在家休息几天,和你大堂兄也多相处,将来咱们这一支,倒要靠你们呢。”

   妙龄美少女白净面孔吊带短裙香肩美腿写真图片

   云川忙道:“堂兄还罢了,我又算什么?再则一切都有十叔您呢。”

   燕展昭笑了笑,倒也未再说什么。

   便又问起云川的亲事:“你的年纪也不少了,虽则在军中,却也不能耽搁,你的亲事你祖父大抵要看你的意思的,你自己也要拿个章程出来。若有什么,便写信给你祖父。明秋你也该出孝了。你是长孙,你若不成亲,下面的弟弟妹妹们也不好说亲事。”

   倒说的云川脸红了一下,有些别扭道:“亲事……只听祖父的也就是了。我在军中,哪里想得起这个来?再则……也没那空闲。”

   燕展昭见他脸红,也不由好笑,道:“你过年方才十八,如此年少的六品参将,便是军伍出身的勋贵人家的少年郎,实打实靠军劳升上来的,只怕也少,我是想着,兴许飞将军对你的亲事另有打算,提醒你一声也就是了。你和云洛他们走的路不一样。家里只怕是使不上力的,若你当真想在军中建一番功业,有些事情便不得不考虑好。”

   云川正色道:“是,十叔的话,云川记下了。这事……我会考虑的。”不期然的,云川莫名想起一张艳若挑花的脸。

   燕展昭正事儿说完,便打发了他:“若想寻朝儿说话,只管去寻她吧。”

   燕展昭便出了屋。

   到了外头,方才想起来,这位十叔也不过比自己大了一岁,他自己的亲事尚未定下呢,教训起自己来,倒头头是道的。

   不过云朝既去了玉林那里,他倒也不好过去,听说独历沥将军送了云朝一匹好马,云言在他面前念叨几次了,便打算去瞧瞧。因此径直去了马厩中。

   正房里,陈氏和韩老太太看着云朝送过来的礼,也有些为难起来,不知道该不该备份回礼去。

   韩老太太想了想,摆了手:“这礼也不好回,罢了,只当是那孩子孝敬我们的。往后想法子给她补上。其它的倒还罢了,这药材是当真难得。难为她竟能备上这些。”

   陈氏笑道:“绫罗绸缎象是她丫头备的,这药才,媳妇寻思着,多半是她哥哥飞将军准备的。若是别处,倒还好过几天让人回份年礼去,可那毕竟是王府。别说人家没什么缺的,就是有,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好往来。要媳妇说,前儿庄子上不是送了些东西过来么?不如就把庄子上的东西,给挑些让朝丫头捎回去。也不用另送了。她倒说在王府里吃用都是另备的,不与正院相干,倒也刚好能用上呢。”

   韩老太太点头道:“那就照你说的办吧。”

   云朝和玉林也正在屋里闲话,听玉林说十一叔这一向倒一直往外跑,云朝知道十一叔燕展曦定是忙着作画的事情呢,然而新年前后,她也帮不上忙。不过她倒是好奇十一叔进展的怎样了。

   玉林笑道:“昨儿有一对沈家兄妹一起来咱们家拜访十叔的。不过那位沈家姑娘,却是我接待的呢。”

   这一说,云朝立时来了精神:“沈七小姐?”

   “咦,你认识?”

   云朝撇了撇嘴:“自是认识的。一路上同行进的京城。”

   玉林道:“听说与金陵三叔家的雪妹妹的未婚夫婿家是同族,我瞧那位沈七姑娘……”

   说到这里,玉林便敛住了话头。

   云朝忙道:“沈七姑娘什么?林姐姐真是,与我也藏话。当心我以后再不理你。”

   玉林只好小声道:“这个,按说不该说的,到底关乎人家姑娘的名声呢,你也只听听就罢了,可千万别乱说。”

   云朝嗤道:“我是乱说话的人么?”

   玉林忙哄道:“我不过白嘱咐一声罢了,到底背地里说人不好呢。其实也没什么,我就是觉得,那位沈七姑娘,对十叔象是极上心呢,不过话说回来,谁见了十叔这等人才,又不上心呢?”

   云朝暗道,果然如此,话说那沈七姑娘也是奇怪,她是姑娘家的,沈家在京城与燕家又没往来,沈经年过来拜访十叔,她过来凑什么热闹?

   云朝道:“林姐姐觉得她配十叔如何?”

   玉林道:“沈姑娘自是不错的,然配十叔,到底觉得差了些。”

   云朝听了立刻眉开眼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