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视频官方官网

  独孤西谟——为她一人,四海潮生,情深不悔(2)

  那晚,我站在墙角最暗处,呆呆的看着母妃的身子一点点变凉,又扭头看向父皇手中还在滴血的颤抖着的长剑。

  那是母妃的血。

  明明父皇是那么的爱母妃,最后为了他所说的骄傲,还是杀了她。

  我想这便是母妃所说的,皇室可悲的高傲。

  父皇走后,我走到母妃身边,唤了她好久,直到最后有人来抬她的遗体走,她都没有睁开眼看我一下。

  我知道母妃是去找她的枫哥哥了,但是以后,我又该怎样才能找到我的娘了。

  那时,还太小,不懂得什么是遗弃,后来,大了,便明白了个彻底,蚀骨透味。

  没娘的孩子,不是草,是草下面人人践踏的泥。

  母妃死后,父皇对我异常的冷淡,再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温柔的话,甚至他还时常打我,有好几次,我都被打得快死了,他却毫不怜惜的对身边的太监说:“扔回他的住处去,不必请太医去瞧。他若是死了,倒是还皆大欢喜。”

  父皇说完后,便径直的走了,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  而宫里的人,也开始拿我不当人一般对待,三天两头的挨饿,被其他皇子欺凌侮辱更是常事。

   甜美少女皓齿明眸海无邪写真

  但后宫里唯有一人还肯对我好,那便是大哥独孤瑞。他会请我吃东西,会赶走那些欺负我的人。可是皇后那时也嫌我晦气,常常笑着维持她身为皇后的威严与仁慈,随后毫不犹豫的将大哥拉走。

  从三岁起我便明白活着不易,也想不明白即便是这样,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活下去。

  渐渐地,我再也找不到一个活下去的理由。

  终于有一次,宫里的老太妃逝世,灵柩棺椁要被送去圣天寺,除了父皇还有许多大臣都要前去,于是我便随着这浩荡的人群,跟着一同前去。

  听说,母妃就葬在圣天寺里。

  好几年没见到母妃,我真的好想她。可我知道母妃是一定不想我的,不然当初她怎舍得我一个人离去,也不带我一起上路。

  而那时,我活的浑浑噩噩胆小卑微,早已是生不如死生无可恋了。

  我好想去看看母妃的墓,看看她的坟上是否已长满了草。我想如果找到了母妃的坟墓,我就死在她坟前,可我又怕,怕母妃会因为担心我会毁了她的幸福而不要我。

  我知道的,母妃一直想要的,是她和枫哥哥的孩子,而不是我,和父皇的孩子。

  但到了最后,连父皇也不认我。

  可我没想到的是,我找遍了圣天寺山上所有的坟茔,却还是没有找到母妃的,看来我和母妃的缘分真的是到了头。

  我爬上树枝,望着黑黑的天,漫无目的的,伤心。我想这种难过,是不会有人懂得的。因为他们都有爹有娘有家,他们的童年都是如花般美丽钻石般璀璨,怎会懂得黑夜是怎样的颜色。

  世间幸福的人大抵都相同,不幸的人却各自不一。

  也许失去了的,一定会从别处补回来,所以,是命运又让我遇到了她。

  她穿着破烂的衣裙,脸上也是灰,可一双眸子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。

  她的声音柔柔的,是我听过最美的声音。她说人死了以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,可我睁大眼睛怎么看也看不到母妃的脸。

  有时候我常常回想,如果一开始我遇见的人不是温子洛,那么会不会不同结局,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后来。

  离开圣天寺以后,我暗暗地发誓,我一定要过得好,一定要强大起来,一定要向所有欺辱过我的人复仇,我还要将整个天下双手奉到她面前,让她开心。

  后来我也真的这般做了,也做到了。

  我并不是一个练武奇才,可是为了将武功练得好,我付出了多于他人十倍的努力。他们都惊叹我怎会有这么好的武功,可都不知道我是拿命在练。

  而我也没有依托的权势,在父皇的下,甚至连宫人都不拿正眼看我。

  可我知道大哥独孤瑞还将我当做兄弟,于是我利用他,慢慢地接近皇后宋婉,一点点取得她的信任,再借助她的权势暗中建立自己的势力,慢慢地扩充,到最后,她也不再是我的对手。

  这么多年来,做了那么多狠毒的亏心事,若有亏欠,也只是有些对不起大哥罢了。

  大哥生性本善,虽然好色,但本不应该死的。

  当我以为自己终于变得真正强大后,正准备去接洛儿的时候,却传来洛儿要回丞相府的消息,我很高兴。

  可洛儿好想并不喜欢我,她对我充满了恨意,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自然是有些难过的。

  但令我更难过的是,原来这些年来,洛儿过得很不好。

  我派去照顾洛儿的那个人骗了我,他根本不知道洛儿的情况,甚至还拿我命他送去给洛儿的钱中饱私囊。

  我气急,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,想不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竟有人背叛我违逆我的意愿,而更可恨的是,我竟然一直都还未发觉!

  可怜了洛儿一个弱质女流,竟被虐待了那么多年!

  我,心疼至极!

  每当查出来是李沁如害的洛儿后,我对她便加强了戒心。那时我发誓,李家的人,我绝不会放过!

  当洛儿初回相府就被欺负陷害的消息传来时,我便已彻底弄清楚李沁如与温子洛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,而洛儿好像也知道了当年的真相,所以我打算利用月老庙的事借机将无霜送到洛儿身边,保护她。

  无霜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杀手,她去保护洛儿,我很放心。

  我想无霜与洛儿其实是有缘的。

  当年给无霜取这个名字时,我突然想起洛儿曾经说过她经常在打着浓霜的清晨去田地里劳作,稻谷成熟拿去晒时,更是尘土漫天,逼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  洛儿,吃了太多的苦,我一直都想让她幸福。

  于是我一起念,便顺口给她取了“无霜”这个名字,也给自己取了另一个名字——无尘。

  冥冥之中,命运许是就这么的萦绕牵扯,说不清道不明。